來禽圖—翎毛與花果的和諧奏鳴,展出時間 2019年01月01日至2019年03月25日,北部院區 陳列室 202,212
來禽圖—翎毛與花果的和諧奏鳴,展出時間 2019年01月01日至2019年03月25日,北部院區 陳列室 202,212
來禽圖—翎毛與花果的和諧奏鳴,展出時間 2019年01月01日至2019年03月25日,北部院區 陳列室 202,212
:::

展覽概述

  禽鳥是人類生活中極為親近的朋友。無論是置身於大自然山林、水域,或者行走於城市的公園、馬路上,甚至居家環境當中,幾乎無處不可發現鳥蹤。賞鳥,也自然成為熱門的休閒活動。

  古代畫家習慣將禽鳥稱為「翎毛」,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有超過兩千件以上,以翎毛為描繪對象的古畫,形式林林總總,過去也辦過幾次以鳥類為核心的專題特展,包括民國七十三年的「宋代翎毛花卉冊頁」,九十年的「畫裡珍禽─紙絹上的鳥類世界」,與九十九年的「百禽百聲音 一動一情性」。歷代著名畫家,如黃筌(活動於903-965)、徐崇嗣(10世紀)、惠崇(約965-1017)、崔白(11世紀)、崔愨(11世紀)、李安忠(活動於1119-1162)、李迪(12-13世紀)、馬麟(約1180-1256後)、吳炳(12世紀)等,均善畫翎毛,並有形神兼備的傑作傳世,為禽鳥百態留下了最佳的翦影。

  本次「來禽圖」特展,共遴選卅一組件,分別於202及212陳列展出。作品時代囊括宋、元、明、清至近代,型態可區分為「果熟來禽」與「鳥語花香」兩類。展出同時,並會搭配禽鳥的寫真照片一併陳列,觀眾可以透過繪畫與照片的詳細比對,具體理解歷代畫家對於禽鳥生態縝密的觀察力,以及當想要突破形似侷限時,如何藉助筆墨與萬物對話,來抒發內心情感的創作力。值此生態保育觀念日益受到重視的時潮中,歡迎大家在早春時節前來故宮看畫、賞鳥,共感這場翎毛與花果和諧奏鳴的美妙經驗。

展件介紹

五代 黃筌 蘋婆山鳥

  紈扇形的畫面中,一隻粉紅鸚嘴躍上枝頭,活潑輕盈的身形,襯托著熟透了的蘋果,營造出無比圓滿的意象。葉片的轉折,描繪得極為細膩生動,以赭墨點染的枯蝕小洞,感覺尤其寫實逼真。
  本幅收在《藝苑藏真》冊。右方籤題,註明作者是北宋初年的黃筌(約903-965),不過依據畫風研判,作品時代應該更近於南宋的院體畫。畫面構圖與北京故宮藏南宋林椿(活動於1174 -1189)的方幅〈果熟來禽〉酷似,反映出宋代畫院經常會出現「一稿多本」的現象。

鳥類攝影:王健得

宋 惠崇 秋浦雙鴛

  惠崇(約965-1017)是北宋畫僧。擅長畫精巧、富有詩情的小景畫,尤其長於描寫秋天的景色。
  本幅選自《歷朝畫幅集冊》,描繪一對小水鴨(原題誤為鴛鴦)駐足在河岸邊歇息。畫家透過枯萎的荷葉與蘆葦,點出初秋的時節,淡雅的設色,更為畫面平添蕭瑟寧靜的氣息。小水鴨的羽毛以細筆點簇,將蓬鬆感表露無遺。而墨筆勾勒的蘆葦,則和用沒骨法表現的荷葉,互成勁拔與秀潤的對比。雖然無法肯定是惠崇真蹟,仍不失為一件耐人尋味的宋代小品傑作。

鳥類攝影:王嘉雄

宋 徐崇嗣 枇杷綬帶

  本幅收在《藝苑藏真》冊,畫上無款印,題籤訂作徐崇嗣(10世紀)。崇嗣為徐熙(9-10世紀)孫,鍾陵(南京)人。《圖畫見聞志》謂其擅作沒骨花,直接以彩色暈染,取代墨線鉤廓。
  在紈扇形的畫面上,一隻頭呈藍黑色、身軀雪白的綬帶,停歇於結滿枇杷果實的枝梢,轉頭回望,與作拋物線下垂的尾羽,形成了絕妙的S形曲線。枇杷果、枝葉與鳥羽,俱採勾勒填彩的畫法,雖極工緻寫實,但與沒骨法無關,據此研判,畫者應另有其人。

鳥類攝影:鄧光宇

宋 崔白 畫枇杷孔雀

  崔白(活動於11世紀)字子西,濠梁(今安徽鳳陽)人,宋仁宗時(1022-1063)選入畫院擔任藝學。善畫花鳥,承繼徐熙、黃筌二家基礎,筆法兼具工謹與粗放兩種風格,富有自然的野趣,院藏作品以〈雙喜圖〉最具代表性
  本幅無作者款印,《石渠寶笈三編》訂為崔白。畫綠孔雀一對,一隻停歇在枇杷樹幹上,另一行走於花叢間。上方並有綬帶黃腹山雀陪襯,太湖石旁盛開著各色花卉。畫面異常熱鬧,富有裝飾性,與崔白〈雙喜圖〉的清淡疏秀互異。

鳥類攝影:鄧光宇、王嘉雄

宋 崔愨 杞實鵪鶉

  崔愨(11世紀)是安徽鳳陽人。北宋神宗時(1067-1085在位),在宮廷畫院任職。他和哥哥崔白(11世紀),兩人都擅長畫花鳥,也享有極高的名聲。
  本幅收在《唐宋元畫集錦》冊。畫上並無作者款印,是否真是崔愨所繪,仍有待研究。不過由於右上角,鈐有元代的收藏印「都省書畫之印」,所以作品的時代,應不會晚於宋。畫中的鵪鶉與螻蛄,均不先勾勒輪廓,直接以水墨點染,感覺格外古樸典雅。這種「落墨」畫法,在宋畫中尤其罕見而難得。

鳥類攝影:蘇傳槐

宋 李安忠 竹鳩

  李安忠(活動於1119-1162),初任職北宋徽宗宣和(1119-1125)畫院,靖康亂後,於南宋高宗紹興年間(1131-1162)復職,授予金帶。
  本幅收在《紈扇畫冊》,舊題為竹鳩,但此畫中的禽鳥其實應是楔尾伯勞。右下方竹葉間,有小字款署「武經郎李安忠畫」。伯勞與翠竹採用雙鉤填染法,線描細勁而賦彩溫潤,將鳥羽蓬鬆的質感,刻劃得極為傳神。棘枝則用沒骨法,於追求形似之外,亦帶有寫意的筆調。類此既精準又富變化的手法,確實是兩宋畫院過渡時期的典型風格。

鳥類攝影:蘇傳槐

宋 吳炳 榴開見子

  吳炳(12世紀),毘陵(今江蘇常州)人。南宋光宗紹熙(1190-1194)初任畫院待詔,善作折枝花鳥,彩繪精緻而富麗。
  本幅收在《宋元集繪》冊,右方葉隙間藏有吳炳款。在紈扇形的格局中,畫石榴枝上結著兩枚業已熟透的果實,爆開的那枚,還可看見裏面嫣紅色的漿果。枝梢,停駐了一隻白眉鶲,探身迴首的模樣,姿態極為輕盈婉約。中國常藉石榴來象徵圓滿、豐盛與多子多孫,所以此作於展現自然生態之外,也蘊含有祝願吉祥的寓意。

鳥類攝影:林勝惠

宋 馬麟 暮雪寒禽

  馬麟(活動於1195-1264),錢塘人。為馬遠(活動於1190-1224)之子,能秉承家學,寧宗嘉泰年間(1201-1204)曾任畫院祇侯。
  本幅選自《名畫集真》冊,右下角有馬麟款印。畫寒冬暮雪,山壁間延伸出枸杞荊棘與翠竹,一對黃尾鴝棲息於荊枝上,相互依偎著取暖。積雪處兼用留白與染粉法,映襯著紅色的果實,與黃色的鳥羽,平添暖意與活潑生意。荊枝的線條轉折處多呈銳角,儼然帶有馬遠拖枝的筆意。左上方題句則出自宋寧宗,書畫交相輝映,益覺畫中有詩。

鳥類攝影:林勝惠

宋 馬世昌 銀杏翠鳥

  馬世昌為南宋宮廷畫家,生卒年里不詳。
  本幅收在《歷代集繪》冊,馬世昌的名款,以小字細筆題於畫幅右方。斗方格局,畫一對叉尾太陽鳥,駐足於銀杏樹的枝梢,姿態一俯一仰,形成迴旋的律動曲線。銀杏的果實與枝葉,殆以石綠搭配汁綠填染,益發襯托出翎毛鮮豔華麗的身形。葉片的鉤筋與轉折,用筆極見細膩生動,反映了宋代畫家審慎觀物的創作態度。

鳥類攝影:王嘉雄

宋 法常 寫生

  法常(13世紀),號牧谿,四川人。居天台山萬年寺,是無準師範(1179-1249)弟子。善畫龍虎、猿鶴、人物。形象簡潔,不假修飾,作品頗多流傳於日本。
  本件長卷以沒骨法寫花卉、蔬果及翎毛小景。畫中禽鳥有八哥環頸雉珠頸斑鳩和群聚飛舞的麻雀。雖筆墨簡率,但對物象觀察深入,故能兼得自然生態靈動的趣味。款署「咸淳改元(1265)牧谿。」拖尾並有項元汴(1525-1590)、僧圓信(16世紀)、查士標(1615-1698)題跋,及多方明清文人的收藏印,是流傳有緒的名蹟。

鳥類攝影:王嘉雄

宋人 竹樹馴雀

  本幅選自《宋人集繪》冊,無作者名款。原本為紈扇,後來改裝成冊頁形式。畫三隻麻雀,一母二子。母鳥口中銜著剛捕獲的小蟲,將將飛至,兩隻幼雀則張口振翅,嗷嗷待哺。竹樹和荊枝的線描極見挺勁,並由於鳥兒的停駐,彷彿隨之上下擺盪。
  宋代的花鳥畫家,對形象的觀察入微,不僅形象細膩逼真,尤其充滿了鮮活的情態。就如同這幀小品,能夠傳達出竹枝的彈性,以及三隻鳥的親密互動,讓欣賞者的目光,深深為其所吸引。

鳥類攝影:王嘉雄

宋人 桑枝黃鳥

  本幅收在《韞真集慶》冊。畫一隻站立桑樹枝頭的黃鸝,仰頭銜住桑椹果實,神態怡然自得。無論樹或禽,敷色皆極細膩,線條則隨著物象而變化,未有定法,感覺格外生動自然,堪稱典型的宋代寫生佳作。
  畫幅無作者款印,但枝幹的用筆,與宋徽宗(1100-1125在位)〈蠟梅山禽〉,和徽宗〈五色鸚鵡〉均頗似。鳥的畫法則近似宋人〈梅竹聚禽〉,而〈梅竹聚禽〉即是宣和(1119-1125)時期的院畫,加以本幅亦鈐有「宣和」印,故推斷應屬同一時期的作品。

鳥類攝影:王嘉雄

明 吳彬 文杏雙禽圖

  吳彬(16世紀中期),福建莆田人,流寓金陵。萬曆間(1573-1620)以書畫擅名,所作人物、花鳥、山水,皆銳意創新,不為古人所囿。
  本幅畫杏樹的老幹自右側斜出,一對鴛鴦相互依偎並立於枝上,情意俱足。樹幹雖已蝕空,枝蕊卻依舊繁茂茁壯。上方另畫細枝上挑,樹梢斷折處,吳彬的款印即暗藏於其間。鴛鴦本為水鳥,甚少畫成棲枝之景,此作無論布局、立意均甚奇譎,加以筆墨細謹而設色古雅,在在凸顯了畫家與眾不同的個人風格。

鳥類攝影:王嘉雄

清 郎世寧 花陰雙鶴

  郎世寧(1688-1766),意大利人。十九歲入天主教耶穌會為修士,並曾學習西畫和建築。廿七歲來華後,以擅長繪事,任職於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宮廷。畫法能於中國傳統中,加入光影透視法,設色穠艷,加上西洋的寫實訓練,致令形象益為逼真。
  本幅畫一對丹頂鶴陪伴著兩隻羽翼未豐的雛鶴,漫步於花叢間。鶴的姿態和羽翼,描繪得栩栩如生,毛色並浮現出光澤。這樣的擬真畫法,同樣運用於畫中植物,如薔薇和鳶尾花,均有極細膩的描繪。

鳥類攝影:王嘉雄

民國 林玉山 雙鶉圖

  林玉山(1907-2004),臺灣嘉義人。曾東渡日本,師事堂本印象(1891-1975),研習遠源於唐、宋時期的工筆畫技法。日據時期即入選台展,贏得「台展三少年」之一的美譽。光復後,長期任教於美術院校,是臺灣深具影響力的前輩畫家。
  本幅為林柏亭先生捐贈。1935年作,時林氏29歲。通幅以勾勒填彩法,畫一立一臥兩隻鵪鶉,周圍伴生著綠竹、石竹、桔梗等草花。禽鳥與植物,形象俱極真實,鵪鶉身上的羽毛,鉤染尤其細膩生動,洋溢著宛如宋畫般典麗秀雅的風致。

鳥類攝影:蘇傳槐

展件清單

朝代
作者
品名
形式
尺寸(公分)
五代
黃筌
蘋婆山鳥
冊頁
24.9x25.4
五代
黃筌
嘉穗珍禽
冊頁
25.5x26.5
黃居寀
竹石錦鳩
冊頁
23.6x45.7
惠崇
秋浦雙鴛
冊頁
27.4x26.4
徐崇嗣
枇杷綬帶
冊頁
25.7x27.8
崔白
枇杷孔雀
184.2x110.3
崔愨
杞實鵪鶉
冊頁
27.5x25.5
王定國
雪景寒禽
冊頁
24.1x26
李安忠
竹鳩圖
冊頁
25.3x26.9
李安忠
野卉秋鶉
冊頁
23x24.5
李迪
穀豐安樂
冊頁
24.2x24.2
吳炳
榴開見子
冊頁
25.4x26.4
馬麟
暮雪寒禽
冊頁
27.8x42.8
馬世昌
銀杏翠鳥
冊頁
27x25.7
馬世昌
櫻桃黃雀
冊頁
27x25.3
法常
寫生
44.8x1016.6
宋人
竹樹馴雀
冊頁
24.8x24.8
宋人
乳鴨
冊頁
25.9x25
宋人
桑枝黃鳥
冊頁
25.4x26.5
宋人
雙松花鳥
182.2x106
張中
枯荷鸂鶒
96.4x46.4
呂紀
畫花卉翎毛
193.2x116
呂紀
畫草花野禽
146.2x58.7
孫龍
寫生
冊頁
23.5x22
吳彬
文杏雙禽圖
120.4x56.7
陳洪綬
梅花山鳥
124.3x49.8
朱耷
枯木寒雀
冊頁
24x39
蔣廷錫
楊梅練雀
133.1x61.2
郎世寧
花陰雙鶴
170.7x93.1
日本明治
花蹊女史
花鳥雙幅
冊頁
23.5x32.4
民國
林玉山
雙鶉圖
41.2x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