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級設定: 最小字 一般字 最大字

密檔:院藏清代歷史文書珍品

檔案,不僅是政府官員行政事務活動上所形成的文書紀錄,更是考察一個朝代政策實施與法規制定過程的重要參考依據。由於檔案具有參考稽核價值,因此自先秦時代以來,政府即開始著手建立起一套國家檔案的保管制度。漢代史學家司馬遷《史記》一書記載,西周成王時已命令官員將政府重要檔案藏於金匱,由此可知當時對檔案保存的慎重。自此歷代相沿不替,不僅為傳統中國留下重要的歷史寶庫,也可以說是最早,且沿用久遠的制度之一。

檔案具有高度的機密性,外界不易接觸。這些檔冊,包括皇室編纂的歷朝實錄、起居注冊、玉牒、詔書、聖訓,以及關係國家大政的典籍檔案、可備纂修史冊的重要文書,皆審慎封固保存。

滿族入主中原,檔案管理與保存制度承襲前朝舊制。有清一代,檔案的登記、謄抄、回繳、繕修、核對、歸檔,都有明文規定。例如職掌全國高度機密政務的軍機處,經年處理檔案簿冊數量浩繁,而檔冊因歷久翻閱,多有損毀,清朝因此規定不論清字檔、漢字檔,每歷數年,必須重新繕修,以備闕失,可見清代政府對國家檔案管理與保存的慎重態度。

本展覽即以「密檔:清代歷史文書珍品」為標題,精選院藏清代歷朝詔令官書、名臣傳記、檔案奏摺與附圖等珍貴史料,不僅將以往深藏大內的機密檔案公諸於世,讓社會民眾對清代文書的發展與面貌有更深入的認識;同時,透過珍貴文獻的呈現,也使民眾具體了解大清王朝二百餘年的政治祕辛、宮廷生活,以及君臣關係、朝代興衰的歷程。

 

 

名臣奏議

院藏清代歷朝宮中檔硃批奏摺、軍機處檔摺件、史館檔傳包傳稿與文集日記等文獻,豐富地保存著有清一代滿漢蒙各族名臣官職履歷、生平事蹟以及他們條陳政務的論議主張,如范文程、曹寅、阿桂、福康安、麟慶與曾國藩等名臣家族,均十分著名。隨著清代專摺具奏權趨向放寬、奏摺制度施行日久,因而留下了豐富的摺件。多數名臣的傳記資料則保存於史館檔,藉此可使今人得以認識名臣家族仕宦人生的種種面相,並了解君臣之間的密切關係。


曾國藩及其家族

曾國藩(1811-1872),字伯涵,號滌生,諡文正,湖南長沙府湘鄉人,道光十八年(1838)中進士,為清季「同治中興」名臣之一,官至武英殿大學士、兩江、直隸總督等要職。同治間因功封一等毅勇侯,世襲罔替。國藩一生事功,以建立湖南團練(湘軍),平定洪、楊之亂著為顯著。勦亂期間,購置西洋火炮、籌辦水師,革新營伍,知人善任,奠定清季中興名臣的聲譽。除事功外,國藩一生奉行程朱理學,旁通經史百家,尤倡古文文風,為後世所推崇。他雖位極人臣,生活起居注重個人進德修養,終生謹行。梁啟超先生即曾盛譽曾國藩:「豈惟近代,蓋有史以來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豈惟我國,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乃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所成就震古爍今而莫與京者。」選件中有關國藩的傳稿傳包、奏摺日記等史料,正充份反映其一生事功德業。 曾國荃(1824-1890),字沅甫,國藩三弟,擅長圍城,精於壕法,協助其兄攻克太平軍天京(南京),歷任陜西、山西巡撫,兩廣、兩江總督等要職。功封一等伯爵,死諡忠襄。 曾紀澤(1839-1890),國藩次子,字劼剛,襲父爵,曾擔任清政府駐英、法、俄國大使,是近代著名外交家,在中俄伊犁交涉中,據理力爭,有勇有謀的表現,替晚清中國爭回廣大伊犁失地,死後諡後惠敏。曾氏一族,人材輩出,透過選件的展示,將可了解到一門身處晚清中國的漢族士大夫們奮鬥的經過。

平定粵匪功臣像─曾國荃像(另開新視窗)

平定粵匪功臣像─曾國荃像

清 同治朝

平定粵匪功臣像─曾國藩像(另開新視窗)

平定粵匪功臣像─曾國藩像

清 同治朝

 

滿清將臣圖─曾國藩、曾國荃像(另開新視窗)

滿清將臣圖─曾國藩、曾國荃像

吳友如畫
清同治朝

曾國荃傳包─禮部知照曾國荃宣付史館咨文(另開新視窗)

曾國荃傳包─禮部知照曾國荃宣付史館咨文

清 國史館

奏報克復金陵全股悍賊盡數殲滅(另開新視窗)

奏報克復金陵全股悍賊盡數殲滅

兩江總督曾國荃等奏摺錄副
同治三年六月二十九日

曾紀澤傳包─造具曾紀澤生前出身履歷事蹟清冊(另開新視窗)

曾紀澤傳包─造具曾紀澤生前出身履歷事蹟清冊

清 國史館
光緒十八年十一月初五日

遵旨覆奏同文館一切事宜摺(另開新視窗)

遵旨覆奏同文館一切事宜摺

曾紀澤奏
光緒十五年十一月初二日
 

奏報官軍連獲大勝克復皖省潛山縣城摺(另開新視窗)

奏報官軍連獲大勝克復皖省潛山縣城摺

曾國藩奏摺
咸豐十年二月初十日

奏報安徽省文職司道知府密考清單(另開新視窗)

奏報安徽省文職司道知府密考清單

兩江總督曾國藩奏摺
同治元年

曾國藩傳包─禮部知照曾國藩建祠及伊子等賞給舉人員外郎主事咨文(另開新視窗)

曾國藩傳包─禮部知照曾國藩建祠及伊子等賞給舉人員外郎主事咨文

清國史館



太平天國史料

十九世紀中葉,清朝政府除應付西方列強入侵的壓力,同時也面對內部發生的嚴重災難。災難是由廣東洪秀全等人所發起的太平天國動亂。動亂自道光三十年(1850)至同治三年(1864),擾亂地區席捲中國十多個省份,催毀六百餘座城鎮。
長達十四年的動亂,太平天國軍隊以銳不可擋的氣勢,在咸豐元年(1851)建國,咸豐三年(1853)攻下南京後定都,取名天京,佔據長江以南,形成與清廷劃江為界,南北分治的局面。雖然動亂最後為曾國藩組織的湘軍所平定,但也使得清廷元氣嚴重耗損。
《太平天國史料》,是本院所藏清代軍機處檔案中較集中保存太平天國政府內部的文獻史料,其中包括諸王間往來信函、對官員傳達政令的諭文、向人民頒佈的告示、受職憑證,更有天國將領致清廷官員的稟文等,不僅反映天國內部諸王關係、政府政策、軍事發展,也提供了解太平天國文書制度的一個面相。
史料中除選出有關天國後期李秀成文獻資料,配合主題,並選出清廷平定動亂後刊行的官書與圖冊,藉以加深展覽內容。

李秀成親筆供詞

同治三年(1864)六月十六日,曾國藩率領湘軍,正式攻下太平天國首都天京(南京),長達十四年的太平天國動亂終於宣告結束(1850-1864)。然而,在攻陷南京過程中,天國忠王李秀成趁亂逃脫,經一個多月後才將其拏獲,送解南京曾國藩軍營。在曾國藩的嚴密審訊下,李秀成親自寫下洋洋數萬言供詞。內容除記述太平天國的開國歷史與個人革命經歷外,更多抒發對天國後期內部領導階層的不滿情緒。 《李秀成親筆供詞》,全文74頁,3萬餘字,而從末頁最後一句在文意未完便停止的情況看來,當時李秀成已被送去刑場處決而無法完成。這份供詞,據曾國藩指出,在李秀成正法當天,即將親筆供詞隨摺咨送軍機處,卻在咨送過程摺件已到軍機處,而親供竟遺失,遂另行將已刊刻出版的供詞一本封送。然而,經今人發現,李秀成親筆供詞,一直就保留在曾國藩家中,成為曾家世存的重要文件;至於補送軍機處刻本,經核對內容竟有多處遭到刪改。曾國藩何以隱藏李秀成的親筆供詞?而其刪改動機何在?經研究指出因內容提及湘軍作戰延誤軍情;又稱李秀成曾私下勸說曾國藩舉兵反清,事涉忌諱等言辭。曾國藩不肯將供詞原件呈交清廷,正揭示當年時空背景下,曾氏內心衝擊之秘辛。 《李秀成親筆供詞》,是研究太平天國的第一手史料,民國五十年代初期曾家後人捐贈本院,除使這份一手資料得以完整保存,也在本次展覽中可以一窺其中內容。

李秀成親筆供詞(另開新視窗)

李秀成親筆供詞

清 同治三年

克復金陵圖(另開新視窗)

克復金陵圖

清 光緒年間



詔令官書

詔,是國家逢重大典禮時,例如皇帝登基、大婚、親政、駕崩、入承大統、加徽號、升祔太廟等事,皆須向天下臣民頒布「詔書」。詔書先由內閣撰擬,經皇帝審定後,送至天安門城樓上宣讀,再交禮部官員謄寫或雕印多份,由驛道分送各省府州縣地方宣示。內容以「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起首,後以「布告天下咸使聞之」等語辭結尾,使用滿、漢兩種文字書寫,上鈐蓋「皇帝之寶」印璽。

官書,是皇帝下令由官方設立機構編纂刊行之書籍。官修史書,大多由內閣大學士領銜召開,由翰林院官員執筆撰寫。例如為編寫《實錄》所設的實錄館、負責記錄皇帝日常起居活動的起居注館、編纂國史開設的國史館等。官刊書籍裝幀精美,除顯現皇家官書的氣派與品質外,更是了解當朝歷史的重要資料。

咸豐遺詔

咸豐十年(1860)八月,英法聯軍攻陷圓明園,咸豐皇帝倉皇逃往熱河避暑山莊,隨令恭親王奕訢留守北京與洋人議和。九月十日中外簽定了「北京條約」,戰事雖已結束,咸豐皇帝卻仍滯留熱河,不願回鑾,一年後崩逝,遺詔中帝位傳予年僅五歲兒子載淳。


咸豐遺詔(另開新視窗)

咸豐遺詔

咸豐十一年七月十七日

奏報為大行皇帝行奠禮事摺(另開新視窗)

奏報為大行皇帝行奠禮事摺

仁壽等奏
咸豐十一年七月十八日



奏摺附圖

在清代大臣的奏摺中,為了更詳細清楚地向皇帝陳述所奏事項,經常於奏摺中另附清單、圖說,尤其藉由圖文並茂的方式加強說明。例如神樹圖、河工圖、建築圖、城牆關隘圖、戰爭形勢圖、陵寢圖等圖像,十分重要而罕見。通常原摺可直接封達御前,經皇帝硃批後即發還上奏官員,再定期繳回宮內,但奏摺附圖則多半交軍機處收貯,列為密檔。院藏奏摺附圖可提供深入認識清代奏摺文書形式的豐富內容,本單元並選介相關圖像,冀能圖史互證。

南旺樞紐─山東汶河戴村三壩工程

戴村壩,位於山東省東平州汶河與大清河交匯處。明代在宋禮、萬恭與潘季馴督理河政時,先後興建玲瓏壩、亂石壩與滾水壩。其主要目的是利用三壩水量調控機制,向南導入汶上縣南旺湖,成為供應運河山東境內漕運航道之用,向北則透過大清河宣洩入海,汶河水小則攔壩蓄水以供運道,水大則開放壩閘宣洩歸海。明清以來,戴村壩已成為控制汶水南北分流的樞紐,扮演著南北京杭大運河山東段航道供水的關鍵角色。然而,受制於天候變化與淤沙沉澱問題,戴村壩一帶河道管理,遂成為朝廷與地方官員關切整治的重心。選件試圖透過清代雍正與乾隆兩朝地方官員奏摺與奏摺附圖,從中反映清代河道管理的一個面相。

大清河源流圖(另開新視窗)

大清河源流圖

乾隆四十二年八月初二日

 

戴村壩圖(另開新視窗)

戴村壩圖

乾隆四十二年八月初二日

 

奏請估修捕河廳屬東平州境內戴村石壩(另開新視窗)

奏請估修捕河廳屬東平州境內戴村石壩

署理河東河道總督姚立德奏摺錄副
乾隆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奏明汶水戴村河壩工程仰祈聖鑒事(另開新視窗)

奏明汶水戴村河壩工程仰祈聖鑒事

河東總督田文鏡奏摺
雍正八年九月二十八日

汶河戴村壩形勢圖(另開新視窗)

汶河戴村壩形勢圖

乾隆朝

戴村石壩圖(另開新視窗)

戴村石壩圖

乾隆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原住民文獻

本院所藏清代檔案圖籍中,保存著豐富的臺灣史料,其中更有不少與原住民相關的紀錄。例如閩浙總督、福建與臺灣巡撫、巡臺御史,以及涉及臺灣事務官員的奏摺報告,經常可以看到對臺灣原住民的描述,細說著他們的分布狀況、居息環境、風俗民情、產物衣食、教育宗教、戰爭衝突等情況,反映出清代中央與地方對臺灣原住民情況的重視與關切。因此特闢專櫃,每三個月更換展件,長期展出臺灣原住民方面的檔案史料。

奏報臺灣番民慶賀萬壽事(另開新視窗)

奏報臺灣番民慶賀萬壽事

巡視臺灣給事中圖爾泰、林天木奏摺
雍正十二年十月初二日

奏報臺地土番赴省叩祝聖壽由(另開新視窗)

奏報臺地土番赴省叩祝聖壽由

福建水師提督王郡奏摺
雍正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