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級設定: 最小字 一般字 最大字

文物介紹

職貢圖(另開新視窗)

職貢圖

清 乾隆年間 謝遂畫 紙本 設色
清高宗、劉統勳、梁詩正題跋
縱33.9公分 橫1481.4公分
中畫000046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謝遂為清乾隆朝宮廷畫師,據官員進呈地方圖樣、奏稿,繪成《職貢圖》四卷,共計三百零一幅圖像,全圖約從乾隆十五年(1750)始繪,大致成於乾隆五十五年(1790)。《職貢圖》所載錄的朝貢使節圖像,從東亞地區的日本、朝鮮、琉球、越南、汶萊,遠及歐陸的英國、法國、荷蘭、義大利等國,描繪當時清朝繁華富庶與萬國來朝的氛圍。圖中每敘述一國,皆彩繪該國男、女使臣面貌衣著,以滿漢文並書,述說清朝與該國的往來典故、朝貢貿易盛況,及其生活習俗,呈現清朝在東亞海洋世界中的樞紐地位。如琉球居東南大海中,明朝初年分為三國,曰中山、山南、山北,明宣德年間併為中山國,故清朝文獻亦稱琉球為「中山」。清朝不僅頻繁與琉球進行朝貢貿易,屢屢賜御書匾額,更讓其陪臣子弟入國子監讀書。而荷蘭在順治十年(1653)已到廣東與中國貿易,男性多戴黑氊帽,遇人以脫帽為行禮之儀,身穿錦秀絨衣,手握配劍;女性則以青帕做髮髻、戴珠石項鍊、肩上披巾,衣著縵敞露胸、繫長裙,穿朱色草履鞋。(吳彥儒)


奏報籌辦天津水師官兵船隻情形摺(另開新視窗)

奏報籌辦天津水師官兵船隻情形摺

清 閩浙總督汪志伊奏《軍機處檔摺件》
嘉慶二十二年正月二十七日
26扣 縱23.2公分 橫10.1公分
故機051138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嘉慶二十一年六月間,英國使節阿美士德(William Pitt Amherst, 1773-1857)突然抵達天津,其後並深入通州。此舉觸發了先前曾於東南大力清剿海盜的清仁宗的憂患意識。他下令籌設天津水師,交大臣商議。直隸提督徐錕提議天津水師應設大同安梭船四隻,小同安梭船四隻,交江浙閩廣四省承造。由於集字、成字等號橫洋大同安梭,較適用於天津寬闊洋面,故閩浙總督汪志伊建議採用集字同安梭船和一號同安梭船。為使各省所造同安船形制相同,汪志伊繪具船圖兩幅,逐一粘簽,標註明白,並揀舊刊兩種船隻所用各項木料逐件長短厚薄尺寸底冊兩本,移送兩江總督孫玉庭、兩廣督臣蔣攸銛和浙江巡撫楊頀等,以便趕辦。院藏軍機處檔摺件所附圖中,便有汪志伊所繪具的兩幅同安船圖其黃色粘簽部分載有船隻尺寸、乘員和兵裝等資訊。惟原木料底冊目前尚未發現。(周維強)


集字號大同安梭船圖(另開新視窗)

集字號大同安梭船圖

清 閩浙總督汪志伊奏《軍機處檔奏摺錄副》
嘉慶二十二年正月二十七日
縱35.5公分 橫40.5公分
故機051156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同安船原是商船,由於操駕容易,在乾隆末年逐漸被水師採用做為戰船。嘉慶年間,由於海盜猖獗,清廷為了保持海上的優勢,大型同安船逐漸成為清朝外海水師的主力。阿美士德使華後,清仁宗重建天津綠營水師,也採用大同安船。此圖係閩浙總督汪志伊〈奏報籌辦天津水師官兵船隻情形摺〉的附件之一,全圖彩繪,繪有集字號大同安梭船和其隨帶舢舨船。畫面有二貼簽,一為右上貼黃簽墨書圖題,二為尾桅右方方形貼簽,載有圖題、船身長度、樑頭寬度、三桅高度和配用水手砲位武器等數量。

集字號大同安梭船船長26公尺,主桅高29公尺。圖中顯示同安船與先前水師船隻最大的不同,在於使用三根桅杆,因此風帆較多,速度亦較快。對照《欽定福建省外海戰船則例》,其中主桅的高度比同一級的趕繒船高一丈(約3公尺),可以推知此船主桅尚可加掛頭巾(一種輔助帆)。

集字號大同安梭船擁有主砲8門,分別為二千四百斤重(1,440公斤)紅衣砲2門,二千斤重(1,200公斤)紅衣砲2門,一千五百斤(900公斤)紅衣砲4門。此外尚有射程較短的小型火砲八百斤重洗笨砲(480公斤)1門和一百四十斤重劈山砲(84公斤)16門。共有各種火砲25門。

此圖雖非精細,卻是十分罕見的彩繪戰船圖。但完整呈現出同安梭船的重要結構,頭桅頂懸掛荷蘭國旗,主桅和尾桅則有定風旗。甲板以上的船首絞車、車員、篷架、廁櫃、砲眼和水仙門等結構,甲板以下的兔耳、走馬、水蛇、龍骨和舵清晰可見。船尾的彩繪十分精緻。(周維強)


一號同安梭船圖(壹號同安船圖)(另開新視窗)

一號同安梭船圖(壹號同安船圖)

清 閩浙總督汪志伊奏《軍機處檔奏摺錄副》
嘉慶二十二年正月二十七日
縱35公分 橫39.5公分
故機051157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也是閩浙總督汪志伊〈奏報籌辦天津水師官兵船隻情形摺〉的附件之一,全圖彩繪,繪有一號大同安梭船和其隨帶舢舨船,畫面形式與〈集字號大同安梭船圖〉相類。

一號大同安梭船船長22公尺,主桅高22公尺,較集字號大同安梭船短矮,主桅亦未如集字號一般特別高。

一號大同安梭船主砲6門。其中一千斤重紅衣砲(600公斤)2門,八百斤重紅衣砲(480公斤)2門,五百斤重砲(300公斤)2門,一百斤重劈山砲(60公斤)4門,八十斤重劈山砲(48公斤)4門,共14門。船尾的彩繪面積和繪畫內容都稍遜於集字號。(周維強)


奏報提督李長庚率師追剿蔡逆在粵洋中砲身故並懇聖主迅賜簡員補放以重責成事(另開新視窗)

奏報提督李長庚率師追剿蔡逆在粵洋中砲身故並懇聖主迅賜簡員補放以重責成事

清 閩浙總督阿林保等奏《宮中檔嘉慶朝奏摺》
嘉慶十三年正月初七日
12扣 縱21.5公分 橫10.1公分
故宮095492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嘉慶時期海盜猖獗,蔡牽、朱濆和張保仔活躍於浙閩粵沿海,其中又以蔡牽聲名最著,不僅騷擾沿海,甚至企圖攻取得臺灣為根據地。清朝因此增強閩浙外海水師的戰力,增造大船,不斷追擊海盜。追剿海盜的水師將領以浙江提督李長庚為代表,他統領閩浙二省水師追擊蔡牽長達數年,但不幸在黑水深洋被蔡牽手下狙擊身亡。

本件係閩浙總督阿林保和福建巡撫張師誠對李長庚死訊的奏報。據兩人所奏,嘉慶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李長庚、張見陞和許松年三人率部由柑桔洋面追入廣東海域。李長庚和張見陞會師於洲門洋,追趕蔡牽。蔡牽海盜船十一艘,由南澳駛入廣東省海域,並施放槍砲。李長庚等人連夜追趕,至二十五日黎明,海盜僅剩三艘船,清軍水師繼續追擊。至黑水深洋時,蔡牽座船的頭巾和插花已被打落,船身亦受損,海盜傷亡慘重,但蔡牽仍發砲還擊。李長庚下令火攻海盜船,但為海盜所撲滅。此時忽然捲起狂風,掀起巨浪,船隻十分顛簸,正當李長庚準備再次圍攻蔡牽時,突然被擊中咽喉和額頭,於二十五日未時身亡。清軍各船亦被吹散,至二十六日抵達廣東潮陽縣海門洋查點損失。

李長庚死訊震動朝廷,仁宗以硃筆批下「可惜之至,即有恩旨」、「可惜」、「朕與軍機大臣亦同切齒」,並在蔡字旁皆以硃筆畫「×」字,以示其恨。又在上諭中表示自己聞訊後「心搖手戰」,特追封李長庚為伯爵。阮元則賦詩:「誰遣孫恩剩一船,非公追不到南天,遠探蛟窟五千里,苦歷鯨波四十年。隔歲過門皆不入,乘潮徹夜每無眠;雅之若與牢之合,早見臺澎縛水仙。」(周維強)


奏聞閩浙舟師在粵洋追剿蔡朱二逆情形摺(另開新視窗)

奏聞閩浙舟師在粵洋追剿蔡朱二逆情形摺

清 閩浙總督阿林保奏《宮中檔嘉慶朝奏摺》
嘉慶十三年正月二十四日
13扣 縱21.6公分 橫10.1公分
故宮095620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浙江水師提督李長庚的殉職,令清仁宗悲憤萬分,嚴諭浙江、福建水師,全力追捕蔡牽與朱濆二幫海盜集團。蔡牽與朱濆是當時勢力最龐大的二幫海盜集團,遊竄於浙江、福建、臺灣、廣東一帶,令清廷水師疲於追捕。但彼此時而合作劫掠,時而分化對立,故清廷不時招撫朱濆,分化其關係,並試圖圍剿二幫。本件為嘉慶十三年正月二十四日,閩浙總督阿林保(字雨窗,?-1809,正白旗滿洲)向清仁宗奏報近一個月內,浙江、福建、廣東水師追捕海盜的航跡。阿林保親赴漳州、泉州等地督飭將領入海追捕,嘉慶十二月二十六日,福建水師提督張見陞、金門鎮總兵許松年等,從福建省越境至廣東省惠州府一帶,往南方連續十日追剿蔡牽;同時,兩廣總督吳熊光分令廣東提督錢夢虎、閩粵南澳總兵王得祿等人,從澳門往北追捕朱濆,試圖合剿二幫。另一方面,海豐縣丞奏報閩浙兵船開至廣東,因不熟水線而延誤軍機,隨即聘請當地舵工協助操作引導,始得繼續追捕海盜。清廷水師因追捕海盜而橫跨不同海域,迷路與擱淺的風險甚大,但可從中發現,同安船擁有行駛不同深淺洋面的優越性能。

在此奏摺中,清仁宗對李長庚殉職的哀痛、水師將官的態度與痛恨蔡牽的情緒,溢然於紙上。尤可觀見清仁宗每於蔡牽名旁,皆以硃筆畫「×」字,並寫下「可恨」。奏摺最末,硃批「嚴諭水師將弁,速擒蔡逆,佇膺封爵,若因循畏葸(音同洗),查明立正國法。」等字,嚴令浙閩水師將官行事不得因循故舊,怠惰退避,並將對積極追捕之人,封侯賜爵。(吳彥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