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要內容區
回上一頁

曾紀剛,〈文淵閣《四庫全書》「不全」說—失而復得、遺珠無憾〉, 《故宮文物月刊》,467期(2022.2)。

  • 作者
  • 出版日期
    2022.2
  • 文章名稱
    文淵閣《四庫全書》「不全」說—失而復得、遺珠無憾
  • 期刊名稱
    故宮文物月刊
  • 期數
    467
  • 專欄名稱
    展場巡禮
  • 摘要(提要)

    在本刊第462 期〈文淵閣《四庫全書》「不全」說─續補、空函與遺失〉專文中,我們先從纂修歷程和傳藏脈絡,初步理解文淵閣《四庫全書》之所以無法真正稱為「全」書的原因,包括:乾隆時期並未完成所有書籍的纂辦、鈔繕等程序,直到嘉慶九年(1804)春,文淵閣書才全數續補「完工」;而唯有一部《日講詩經解義》,原已預留二個木函,卻苦無成書可補,造就這套舉世最大叢書永遠的空缺;伴隨著時間與物事的更迭遷變,文淵閣《四庫全書》終究難逃遺失的命運,民國初期先後查出有九種書籍未見於原來存貯的架槅或函匣,遂就近取用文溯閣本重新謄錄補足。本文將接著追索這些遺失書籍後續的離奇際遇,以及目前別藏海外的文淵閣《四庫全書》零星書冊,探究他們是在怎樣的情況下離開文淵閣?乾隆朝原閣本和民國初期補繕本存在哪些異同之趣?時至今日,面對「全書」的「不全」,我們還能投以怎樣的關注和期待?

最後更新日期:2022-03-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