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設定: 最小字 一般字 最大字
:::

書法發展

文徵明早年曾學書於李應禎(1431-1493),並廣臨前代名跡。其書自課甚勤,每晨起習字,終身不踰。各體書均擅,傳世以行草居多,小行書中年結體瘦長,晚年漸趨肥短。論者謂其行筆得力於蘇軾(1037-1101)、黃庭堅(1045-1105)、米芾(1051-1107)、趙孟頫(1254-1322)及〈聖教序〉,宛若風舞瓊花,泉鳴竹澗,姿媚遒勁兼而有之。晚年所作山谷體,筆意稍縱,行體蒼潤,古健遒偉。篆字取法李陽冰(西元八世紀),隸法唐人而去其肥潤,大字澀拙老蒼,與圭角鋒銳的小字異趣,作品不多,但其頗為自得。

小楷師承二王,對〈黃庭經〉、〈樂毅論〉用力甚深,亦時見歐陽詢(557-641)結體嚴密,筆畫勁健的特色。早年小楷芒穎甚露,晚歲盡去圭角,行年九十猶作蠅頭書,人以為仙。


明 文徵明 書太上常清靜經 冊

明 文徵明 書太上常清靜經 冊

此幅作於正德六年(1511),文氏四十二歲時,已在二王小楷勁健的結構中摻有虛靈、舒緩的意味,典雅秀逸。通篇溫潤精純,秀勁神清,此作衍繹趙孟頫(1254-1322)小楷橫捺遽細平出,寬疏秀逸,楷書行書的特點,極得趙氏精神,當屬早年精品。然亦具有文氏好用偏鋒,起筆、收筆稍尖的個人特色。

本冊前有錢榖(約1505-約1578)朱畫〈圓光老子像〉,後有周天球嘉靖三十一(1552)年跋,此二人皆遊文氏門下,《明史》並舉錢榖畫與周天球書「皆繼徵明表吳中者也」。


明 文徵明 四體千文 卷

明 文徵明 四體千文 卷

千字文本是兒童啟蒙教材,全文千字,由於內容包羅廣泛,沒有一字重覆,後遂成為書法習字的素材。文彭之子文元發(1529-1605)嘗云其祖所書四體千字文,散落人間者,何啻千百本。文徵明此卷始作於嘉靖乙未(1535)六十六歲,費時年餘乃成。文氏自言,年輕時以臨寫千字文為日課,故所流傳千文作品甚多。全卷分別以楷、草、隸、篆四體書寫,楷、草筆鋒挺秀,法度嚴謹純熟,至於隸、篆則多顯楷法,用筆銳利勁挺,反映出當時的時代風格。


明 文徵明 書過庭復語十節 卷

明 文徵明 書過庭復語十節 卷

本幅係嘉靖二十年(1541),文氏七十二歲時,應曾為蘇州府推官的友人陳一德(1496-1570後)之請,書其家訓十節,以供置諸座右。此行書長卷通篇筆力遒勁,一氣呵成無懈怠。卷後有陳一德追跋,云此卷乃其父,曾為兵部左侍郎的陳洪謨(1476-1527)所作家訓,請文氏重寫,並摹勒上石,以傳不朽。考武陵(在今湖南)陳氏,自洪謨之父陳良(1446-1506),歷任開縣、武進、京衛三縣教諭;至洪謨姪孫陳思育(約活動於十六世紀)官至禮部侍郎,簪纓貴盛,不輟家聲,此卷或可窺其家子弟之教。


明 文徵明 書醉翁亭記 軸

明 文徵明 書醉翁亭記 軸

文徵明兼善各種書體,尤以小楷及行書最具個人特色。其在鑑賞與臨習古代書蹟上,下了許多工夫,並從其中獲得新的創作力量。文氏小楷師承二王,尤其是〈黃庭經〉、〈樂毅論〉。本幅為其八十二歲(1551)所書的小楷〈醉翁亭記〉,結體穩當,用筆精妙,是其傳世小楷極品。書後並有長跋,談到自己對書法的體驗與寫〈醉翁亭記〉的原由。本件作品雖說要學〈黃庭經〉筆法,卻顯露歐陽詢(557-641)楷書骨氣勁峭,結體嚴密,力貫毫端,平正中見險絕的風格。


明 文徵明 題宋高宗賜岳飛手敕 軸

明 文徵明 題宋高宗賜岳飛手敕 軸

本幅為文氏行年九十的暮年之作,書成之日離其謝世不足二十日。以岳飛最負盛名的〈滿江紅〉詞牌填贈將赴雲間的張鳳翼(1527-1613)。依幅後跋文,可知吳中沈氏掘地,得宋高宗手勅石刻,文氏為此題詞,薄罪秦檜,而歸本于高宗,可謂自發讀史獨見之言。通篇三十行,大字行書,以長筆外拓的黄庭堅風格書寫,筆力遒勁,結字縱逸,澀拙老蒼,毫無渙散之狀,可見其耄期筆法猶強健如此。


明 文徵明 書七言律詩 軸

明 文徵明 書七言律詩 軸

文徵明一生九試不第,嘉靖二年(1523)五十四歳時,由工部尚書李充嗣(1465-1537)舉薦為翰林待詔,三年後辭歸(1526),其在京期間詩作,常被寫為大字立軸,用於酬贈。

文氏書法,初學宋元,後法晉唐,各類書體無一不精。論者謂其書行體蒼潤,晚年多作山谷體,古健遒偉。本件黃庭堅(1045-1105)風格的行書巨軸,自書〈奉天殿早朝〉七律,全長逾三公尺,每字大如人頭,是文徵明書蹟中少見的大幅作品。全作筆法放縱恣肆,富於變化。然較山谷書風更平正而少險絕。